-牛乳甜酒-

*・゜゚・トム・クルーズ ・*・:.。.

----------------- Administrator:coyote

[YOI]月光奥杰塔

维恰×尤里奥


*写在第三滑走放送日的打脸作


“尤里是绽放光芒的钻石……”


-

温泉on ice 当日,在胜生勇利的表演获得全场潮水般的掌声的时候,他的教练,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兴奋的满脸通红。直到和引以为傲的弟子一同站在花团锦簇的领奖台上时,像个醉汉似的维克托才意识到,本应和自己一同分享喜悦的另一个选手尤里,已经消失的不见踪迹了。


“Yurio,抱歉,你看到Yurio了吗?”

从退场的嘈杂人群中凌乱地穿过,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顾不上被汗水濡湿的额发,逮住现场staff的优子小姐就急切地询问起来。这使得优子小姐暗暗吃了一惊,没想到时时刻刻像偶像一样充满余裕的维克托也有这么浮躁的时候。当她意识到被问的是尤里的事时,叹了一口气:

“Yurio君的话,刚才已经回俄罗斯了。是我送他上通往机场的计程车的。

“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吧。”


回应她的是三秒钟的沉默,而后是一句

“我知道了,辛苦您了,谢谢。”


温和的,彬彬有礼的语气,仿佛刚刚那个急不可耐的维克托只是一瞬的幻觉。


-


在那个冰场初次见到尤里·普利赛提的时候,说实话,那天维克多只是偶然兴起,想去探望下雅科夫,顺便回自己儿时训练的场所看几眼。但他闲逛的脚步却被冰面上飞扬旋回的金发娇小身影魔法般凝固住了。那是十二岁的尤里,穿着特制的演出服装,打扮得比谁都像个贵族小公子。但一看到那平整的金色刘海下望向自己的那双翠绿色眼睛,维克托就笑了。

什么嘛,哪里来的小野猫吗?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呢,总之,当年的维克托就是在这眼神的诱惑下,鬼使神差地和小野猫结下那个约定。所以近几年来,不论尤里怎么倒腾自己那头金发,穿着打扮什么的越来越向所谓的“不良”靠拢,只要在不经意间,视线和那双漂亮狡黠的碧色眼睛相遇,维克托就能安心地判断,没有变,这还是他的尤拉奇卡,只不过更不听人使唤了而已。


但这样的眼神在这几天消失了。

两天前的晚上九点,做完最后的训练之后,尤里在被炉里睡着了。怎么摇都摇不醒,最后还是勇利把他抱到他临时的房间里安顿好。勇利回来后,两个大人进入了深夜对谈的时间。维克托见勇利一副有心事却开不了口的样子,温柔地示意他有话就说。勇利只得挠了挠头发,坦白道:

”Yurio那家伙,抱起来还真是轻啊,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呢。”

“哈哈哈,因为才15吗,还是个孩子哦。“

维克托笑着回答,他没有想到勇利会谈起这个话题。


“让这种年纪的小朋友参加和我一样的特训,对他的负担会不会太大了呢?你看他前几天还差点在瀑布下滑倒了……”

勇利抬起头,试探的对起维克托的目光,却发现对方脸上罕见地露出冰冷的颜色。这把他吓个半死,只见维克托低头思索了一会,而后郑重地望着自己的眼睛,严肃地讲道:

“不,勇利。关于这个,你要明白……”


“喂,我说

”不要看不起战斗种族啊,死胖子。“

少年用自己少有的低沉声线回应道。谁也不知道尤里是什么时候站在门边的。

两人齐齐回头,只能看见昏暗的灯光下,穿着不合身的宽大睡衣的尤里扶着门框,没来得及整理的金发凌乱地遮住大半个脸。灯光照在他苍白的皮肤上,平日里看纤细锐利的五官轮廓被投影出更深的惨淡阴影。眼睛周围是浓重的黑眼圈和眼袋,虽然极力做出威严恐吓的神态,疲倦还是通过那一潭死水一样的深绿色眼眸暴露彻底。

维克多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想。

他的小猫咪病了。


自己是不是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对这孩子做了过分的事呢?


-

午夜2:31时,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梦中惊醒了。


“……梦里那个孩子,是尤里吗…?

“对了,是那时候的……”

青年回忆起了当年在冰场的护栏外蹲下和另一只手相握的场景。想来那人一定是把这段回忆深深烙在心里,一刻也不曾忘记过。

“那么在我升入成年组的初战,维克托要帮我编舞!约定好了哦!”

他突然有点想笑,就兀自笑了起来。


完全没变啊小尤里。但是你,为什么要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

焦虑,孤独,孑然一身的愁苦,玻璃品一样的脆弱。没有快乐,全然的黑暗,简直就像


当时的我一样。


那个记忆深处银色长发的阴影,在这异国静谧的午夜,和那个孩子的背影悄无声息地叠上了。


你也是一直站在薄冰上吗?


-


“yurio,刚刚那个转身快了。”

“yurio,表情还要更轻柔一点。”

……

“嗯,果然现在的yurio的话,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呢。”维克托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吵死了,这次又是什么,寺院?瀑布?虽然很麻烦但怎样都好。”

虽然训练了整个上午,尤里还是一副精神到没地方宣泄的模样,快步走向他的教练。维克托可以感受到一股热气迎面而来,看得到他发梢和脖颈处细微的汗珠。

“总之,我是不会输的。你是属于我的,维克托。“

尤里用食指点住了他的胸口,仰头盯着他的眼睛,

”对决一结束,你就和我回俄罗斯去,明白?”

说完朝维克托做了个鬼脸,自顾自地走开了。


嗯,我很期待。他对着少年远去的背影,轻声说。


”尤里是绽放光芒的钻石……我想过试着磨练他,但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没法做到。

“……这孩子这几天就会回来。

“给你添麻烦了,雅科夫。愿诸事顺利。”


他结束了通话,任凭单调的长音在空旷的冰场回响。


“喂维克托!慢死了,你还出不出来了?”

他看着室外少年被冬日的阳光照的发亮的金发和冻红的鼻头,愣了愣神。

随着少年的表情越来越不悦,维克托才迈开腿。


“来,这就来。”



-end-





评论(2)
热度(42)
©-牛乳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